中方不贊成有些域外國家試圖在非洲拉一派、打一派,搞對抗,玩制衡。如果僅僅是出於一己私利,借援助非洲來實現自己所謂的政治意圖,那麼這種合作就太狹隘了,也不能真正獲得非洲的民心。——中國外交部長王毅
  王毅離開埃塞俄比亞之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將接踵而至,於本月中旬訪問這個國家。日本媒體此前分析稱,安倍將借訪問之機盡全力強化對非外交,並將提升在當地與中國影響力的抗衡能力。
  早報記者 黃翱
  一如既往,中國新一年的外交開局繼續選擇深耕非洲。
  昨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開始了非洲四國之行。在接下來的5天時間里,王毅將先後訪問埃塞俄比亞、吉布提、加納與塞內加爾。自1991年以來,中國外長每年第一次出訪均選擇非洲國家,這不僅成為中國外交綿延20多年的傳統,也表現了非洲在中國對外戰略版圖上的重要地位。王毅的出訪也是中國新一屆政府執政以來,中國外長首次訪問撒哈拉以南非洲。
  值得註意的是,王毅在赴非的第一天便投入了南蘇丹勸和促談的工作中,先後會見了南蘇丹衝突雙方談判代表。法新社評論稱,中國外長的到來為這個全球最年輕國家的和解進程增加了一枚重要砝碼。
  也在同一天,王毅在記者會上總結了中國政府對非戰略的一貫原則:中國在中非合作中始終堅持平等、務實、守信、真誠。王毅還不點名地表示,中國不贊成有些域外國家試圖在非洲拉一派、打一派,搞對抗,玩制衡。王毅表示,如果僅僅是出於一己私利,借援助非洲來實現自己所謂的政治意圖,那麼這種合作就太狹隘了,也不能真正獲得非洲的民心。
  浙江師範大學非洲研究院院長劉鴻武對東方早報表示,非洲經濟近些年來的穩定增長與中非合作論壇的建立、中非關係日益緊密在時間上大體同步。中國與非洲日益形成了一個大國與一個大陸跨越時空的緊密發展關係結構,這在世界發展史上從未出現過。這與中國對非長期以來擁有穩定、連續的戰略考量是緊密相連的。日前,中國決策層日益將對非合作上升到基礎性、戰略性的高度。
  商簽因公護照免簽協定
  首站埃塞俄比亞,王毅會見了總統穆拉圖,參觀了中方援建的非盟會議中心,同時與南蘇丹政府與反對派的代表舉行會談。
  埃塞俄比亞是非盟輪值主席國,同時與蘇丹和南蘇丹接壤。在非洲發展、南蘇丹勸和促談等熱點議題上扮演重要角色。中埃自1970年建交以來,兩國高層交往頻繁。埃塞政府堅持一個中國立場,重視對華關係。兩國簽有貿易、經濟技術合作、文化合作等協定。
  在會見王毅時,埃總統穆拉圖表示,中國是偉大的國家。中國在投資、基礎設施建設、能源開發等眾多領域對埃塞俄比亞提供了大力幫助,促進了埃塞經濟轉型和發展,打造了南南合作的典範,埃塞對此深表感謝。埃塞珍視埃中關係,願加強與中國在政治、經貿、文化等領域的合作。王毅表示,穆拉圖總統年輕時曾在中國留學並擔任駐華大使,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好朋友。中國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將為非洲發展提供重要機遇,為中埃合作提供強勁動力。
  此前,王毅在會見埃外長特沃德羅斯時還提到,中方將繼續鼓勵有實力、信譽好的中國企業赴埃塞投資興業,也希望埃方提供便利和支持。儘快商簽互免持外交、公務護照人員簽證協定。
  王毅也借訪問埃塞俄比亞之機,重申了中國對非洲的一貫政策。王毅表示,中非合作中始終堅持平等、務實、守信、真誠。
  王毅表示,非洲各國都是國際社會的平等成員,有實現發展的權利,也有實現發展的潛力。沒有非洲的發展,就沒有世界的繁榮。國際社會應該盡可能幫助非洲的發展。王毅說,中國是對非提供援助最早的國家,也是合作成效最顯著的國家,這一點已經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公認。
  王毅稱,中方對待非洲國家,不論大小、強弱,不論自然稟賦如何,都一視同仁,平等相待。在合作中,中方從不干涉非洲國家內政,從不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非洲國家,在對非援助中也從來不附加政治條件。正是這一點,使中國贏得了非洲國家的信任和尊重。
  同時,中國把對非援助合作全部用於非洲國家最需要的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領域,迄今為非洲建設了大量基礎設施,修建了眾多學校、醫院、體育場以及城市供水等民生項目,大大改善了非洲的投資環境和人民生活,提高了非洲國家的自我發展能力。中方願意儘力把非洲的資源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把發展潛力轉化為發展能力。
  王毅表示,中國開展對非合作,目的就是要幫助非洲的發展。中國對非洲的援助和合作幾十年始終如一。沒有任何私利,我們也不會與誰競爭,或者排擠誰,相反,我們主張國際社會各方都應在非洲良性互動,開展合作,共同幫助非洲,造福非洲。
  王毅特別表示,中方不贊成有些域外國家試圖在非洲拉一派、打一派,搞對抗,玩制衡。如果僅僅是出於一己私利,借援助非洲來實現自己所謂的政治意圖,那麼這種合作就太狹隘了,也不能真正獲得非洲的民心。
  劉鴻武表示,王毅這裡的“域外國家”很可能是指宣稱要“重返非洲”的日本,以及一些西方國家。
  不無巧合的是,離開埃塞俄比亞之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將接踵而至,於本月中旬訪問這個國家。日本媒體此前分析稱,安倍將借訪問之機盡全力強化對非外交,並將提升在當地與中國影響力的抗衡能力。
  “這是日本的非洲政策與中國的非洲政策本質的不同。”劉宏武表示,中國對非政策一以貫之,不針對任何國家。但是日本的非洲政策針對性很強,就是為了擺脫戰後體制,同時抗衡中國。“從戰略目的上來講,日本便不是中國的對手。”劉鴻武稱,這是因為謀求發展是非洲最根本的願望,非洲不會因為圍堵中國而與日本結盟。
  中非發展進入快車道
  自1991年以來,中國外長新年首次出訪地均為非洲。去年3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履新以來的首次出訪便涵蓋了非洲國家。中國高層領導的頻繁訪問似乎釋放出一種信息,中非合作將在中國國家戰略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中國已經把中非合作上升到基礎性、戰略性的高度。”劉鴻武表示。
  除了習近平,過去一年間,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劉延東等也相繼對非洲進行訪問。尼日利亞總統喬納森、肯尼亞總統肯雅塔、贊比亞總統薩塔、埃塞俄比亞總理海爾馬裡亞姆等陸續訪華。
  中國商務部副部長李金早此前曾表示,2010年以來,中非經貿關係進入全面發展的快車道,雙方與時俱進、開拓創新,不斷尋求合作新的契合點和增長點。自2009年起,中國已連續4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國,同時也是非洲重要的發展合作伙伴和新興投資來源地。非洲則成為中國重要的進口來源地、第二大承包工程市場和第四大投資目的地。李金早稱,2012年,中非貿易額達到1985億美元,同比增長19%,再創歷史新高。在全球直接投資不斷下滑的背景下,中國對非投資逆勢增長。截至2012年底,中國對非直接投資存量已超過200億美元,在非投資的中國企業超過2000家。
  “非洲擁有11億人口,30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是未來世界增長的新大陸。”劉鴻武表示,中國長期以來與非洲建立起了一個以發展為紐帶的合作框架結構,這種一個國家對一個大陸的發展框架在世界發展史上從未出現過。
  談到中非經貿合作,就不能不提“中非合作論壇”這一目前中非之間最重要的多邊合作機制。2012年7月,中非合作論壇第五屆部長級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國在會上提出了中非在經貿領域的三項合作舉措,包括擴大投融資合作、擴大對非發展援助和支持非洲一體化建設。商務部西亞非洲司協調處副處長陳昊此前表示,這三項舉措在2013年得到了穩步落實。
  “中非合作論壇建立的十餘年,也是非洲發展平穩的十餘年。可以說,中非合作論壇是非洲自二戰結束以來拉動其發展的最重要外部平臺。”劉鴻武表示。
  親自參與南蘇丹問題調停
  值得關註的一點是,王毅昨日還會見了南蘇丹衝突雙方的談判代表。
  目前,由前副總統馬沙爾所領導的反政府武裝與南蘇丹政府軍激烈的交火已經持續三周。雖然雙方均表達了對話意願,但局勢仍未緩和。已經有超過千人在衝突中喪生。聯合國人道協調廳1月4日發佈的報告指出,因南蘇丹武裝衝突流離失所人數增至18.9萬。
  此前,中國便派出非洲事務特別代表、中國調停南蘇丹衝突特使鐘建華密切參與南蘇丹問題的調停。王毅此番親自參與雙方調停,也意味著中國調高了斡旋南蘇丹局勢的工作級別。
  王毅在會見南蘇丹衝突雙方談判代表時表示,作為南蘇丹的朋友,中國願為南蘇丹衝突雙方實現和談發揮建設性作用。王毅強調,南蘇丹是新生國家,當務之急是維護社會穩定、振興發展經濟。中方高度關註近來南蘇丹國內發生的紛爭,希望對立雙方能從南蘇丹人民的整體和長遠利益出發,立即停火止暴,維護法治和秩序,儘快啟動和談,尋找合情合理的解決辦法。王毅表示,雖然雙方仍持有不同意見,但分歧在縮小,共識在增加,和談的基本條件已經具備,希望雙方儘早舉行正式和談,爭取談出一個合情合理的解決辦法。王毅並以中國名言“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來鼓勵雙方尋求共識,實現和解。
  據悉,南蘇丹衝突雙方均對中方立場表示贊賞,都表示願通過和平手段解決爭端,希望儘早舉行正式和談,並接受伊加特(東非政府間發展組織)的調解斡旋。中國是有重要影響的大國和南蘇丹的真正朋友,歡迎中方在勸和促談上發揮建設性作用。
  劉鴻武表示,中國不僅關註與非洲的經貿合作,在非洲勸和促談的工作中,中國也做出大量的工作,“中國是參與聯合國非洲維和行動次數最多的國家,中國很早就設立了非洲事務特別代表,在非洲不少國家也派出了軍事觀察員,去年,中國還首次向馬裡派出維和部隊。中國在非洲安全治理、和平建設中做出了大量的工作。”
  (原標題:王毅訪非洲斡旋南蘇丹局勢)
創作者介紹

防水工程

lp45lpdi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